Yabo_yabo

  吴六奇用罢茶宴后,行十里路程后嘴里还有茶的余香,喉头也有茶的余韵,茶也因此得名十里香单枞。

Yabo_yabo

  很多人可能会把“工夫茶”误解成“功夫茶”。在字词的解释中,“工”本义是规矩,“功”则是指功绩。而工夫,即做事所费的时间和精力,与烹茶、品茶的方法联系在一起,才成为了“工夫茶”。

  煮水时有三沸,一沸时,茶壶底微微生出小泡,小如蟹眼;二沸时,从壶底升起的水泡如鱼目,联络不绝;三沸则水面已如腾波鼓浪。有文人将这三沸比作女性,一沸如七八岁孩童,太稚嫩;三沸如二十七八少妇;二沸正好,是最好年华的十七八少女,故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做松风鸣”的二沸泡茶最佳。

  说起把喝茶融进生活程度最深的,要属潮汕地区,他们在饭前喝,吃饭时喝,饭后喝,不吃饭时也喝,若是让潮汕人一天喝不上茶,想必这一天是很难度过的。在国内人均茶叶消费量的排名榜上,潮汕也是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潮汕有句谚语:“冲茶看家风”,因冲泡和品茶之道有世袭和传承的家风,潮汕的小孩子们很小就跟着长辈们学习,耳濡目染。对于一个潮汕人来说,回忆起童年里最快乐的事情,莫过于家里来客人时,父亲吆喝的那声“起火,冲茶哇”,拿着小扇子等待父亲在小火炉中点燃木炭之后,蹲在炉边扇扇子直到水烧开的那段时光。

  历代相传下来的四句有关冲泡工夫茶的歌诀中,后两句是“关公巡城,韩信点兵”,形容的就是泡工夫茶的最后一步洒茶技巧。“关公巡城”是在倒茶时杯杯轮流洒匀,每杯先各倒一半,反复几回,均匀头茶的清淡后气候的浓厚。“韩信点兵”则是将壶中剩下的茶水一滴滴均匀撒到每一杯中。

  “吃茶去”三个字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,包罗世间万象,不论什么问题都能在吃茶中得到答案。这也是禅茶文化倡导的,在吃茶的静谧中,人们向内探寻真正的答案,而不是求助于外界。

  到现在,潮汕人的吃茶更多是在品茶、赏茶中寻求宁静悠然的心境,享受平实超脱的生活。不论身处何地,身份高低,人们都能在工夫茶中得到慰藉。正是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。

  在潮汕的凤凰山,附近的村民世代以采茶为生,凤凰茶区主产凤凰单枞茶,在其下又有十大香型品种。关于这些茶,传说众多。在吴六奇与十里香单枞茶的传说中,提及了茶宴,茶宴中的菜品以一碗橘红色的茶汤、一叠炒的嫩绿的茶叶和一钵亮晶晶的白米饭,米香是香味组合中最好的底色,不遮盖反增益。

  到现在,潮汕人的吃茶更多是在品茶、赏茶中寻求宁静悠然的心境,享受平实超脱的生活。不论身处何地,身份高低,人们都能在工夫茶中得到慰藉。正是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。

  潮汕有句谚语:“冲茶看家风”,因冲泡和品茶之道有世袭和传承的家风,潮汕的小孩子们很小就跟着长辈们学习,耳濡目染。对于一个潮汕人来说,回忆起童年里最快乐的事情,莫过于家里来客人时,父亲吆喝的那声“起火,冲茶哇”,拿着小扇子等待父亲在小火炉中点燃木炭之后,蹲在炉边扇扇子直到水烧开的那段时光。



  “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”是佛家的一句妙语。传说在一千多年前,有两个僧人慕名而来向赵州禅师请教如何是禅,大师一向言简意赅且高深莫测。赵州禅师就问其中一人是否来过此地,那人答没有来过,赵州禅师:“吃茶去!”另一僧人说他来过,赵州禅师依旧是一句:“吃茶去!”身边监院不解,问禅师为什么不论来过还是没有来过都让吃茶去,赵州禅师不答,反而让他也吃茶去。

  第二步候汤,也就是煮水。水,是茶的载体。茶叶冲泡出的色香味的优劣取决于水质的好坏,张大复《梅花草堂笔谈》中说到:“茶性必发于水。八分之茶,遇水十分,茶亦十分矣;八分之水,试茶十分,茶只八分耳!”可见茶与水的重要性。

  但在潮汕人眼中,其他茶类只能算是一种解渴的普通饮料,淡而无味,唯独工夫茶“才够意思”。

  潮汕有句谚语:“冲茶看家风”,因冲泡和品茶之道有世袭和传承的家风,潮汕的小孩子们很小就跟着长辈们学习,耳濡目染。对于一个潮汕人来说,回忆起童年里最快乐的事情,莫过于家里来客人时,父亲吆喝的那声“起火,冲茶哇”,拿着小扇子等待父亲在小火炉中点燃木炭之后,蹲在炉边扇扇子直到水烧开的那段时光。

  茶礼工夫在茶内。潮汕人好客,以茶待客是当地的风俗。“茶来泡茶”里有讲究,有客来就泡茶,人要热情茶要烫,中间如果有新客到,就需换新茶重新泡,并把换茶叶后的第一杯茶给新客喝,主人待客人端起茶杯后,自己才端末尾的那一杯。假如主人长时间未更换新茶叶,那客人就要考虑一下是否该离开了。

  众所周知,潮人是一个崇商的群体,粤商不论到了何处都能找到同乡组织,其中吃茶功不可没,潮汕工夫茶吸收潮汕文化的精华,又反过来为潮汕人的凝聚力发挥作用。



  “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”是佛家的一句妙语。传说在一千多年前,有两个僧人慕名而来向赵州禅师请教如何是禅,大师一向言简意赅且高深莫测。赵州禅师就问其中一人是否来过此地,那人答没有来过,赵州禅师:“吃茶去!”另一僧人说他来过,赵州禅师依旧是一句:“吃茶去!”身边监院不解,问禅师为什么不论来过还是没有来过都让吃茶去,赵州禅师不答,反而让他也吃茶去。

  潮汕全民嗜茶,并不夸张。当走进潮汕平原,穿梭在任意一条大街小巷,不论大家小户,都能听到茶具清脆的声音,闻到茶被热水浸泡出的四溢的淡香。

  说起把喝茶融进生活程度最深的,要属潮汕地区,他们在饭前喝,吃饭时喝,饭后喝,不吃饭时也喝,若是让潮汕人一天喝不上茶,想必这一天是很难度过的。在国内人均茶叶消费量的排名榜上,潮汕也是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煮水时有三沸,一沸时,茶壶底微微生出小泡,小如蟹眼;二沸时,从壶底升起的水泡如鱼目,联络不绝;三沸则水面已如腾波鼓浪。有文人将这三沸比作女性,一沸如七八岁孩童,太稚嫩;三沸如二十七八少妇;二沸正好,是最好年华的十七八少女,故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做松风鸣”的二沸泡茶最佳。

  潮汕全民嗜茶,并不夸张。当走进潮汕平原,穿梭在任意一条大街小巷,不论大家小户,都能听到茶具清脆的声音,闻到茶被热水浸泡出的四溢的淡香。

  很多人可能会把“工夫茶”误解成“功夫茶”。在字词的解释中,“工”本义是规矩,“功”则是指功绩。而工夫,即做事所费的时间和精力,与烹茶、品茶的方法联系在一起,才成为了“工夫茶”。

  第二步候汤,也就是煮水。水,是茶的载体。茶叶冲泡出的色香味的优劣取决于水质的好坏,张大复《梅花草堂笔谈》中说到:“茶性必发于水。八分之茶,遇水十分,茶亦十分矣;八分之水,试茶十分,茶只八分耳!”可见茶与水的重要性。

  历代相传下来的四句有关冲泡工夫茶的歌诀中,后两句是“关公巡城,韩信点兵”,形容的就是泡工夫茶的最后一步洒茶技巧。“关公巡城”是在倒茶时杯杯轮流洒匀,每杯先各倒一半,反复几回,均匀头茶的清淡后气候的浓厚。“韩信点兵”则是将壶中剩下的茶水一滴滴均匀撒到每一杯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